Muaji

把锅烧热之后,加入适量的油滑锅

酥炸藕盒

第十一赛季,王杰希在抢B乱战中注意到中草堂阵中一个狂剑士。他很谨慎,因为他至今已有八百次观察到好苗子,迂回试探,激情相约竞技场,语音里最终传来方士谦嚯哈哈哈哈的笑声。觉得生活很苦。

这次也是一样。

狂剑,王杰希心想,这人退役之后疯狂玩各种输出职业,瞧给他憋的,人在国外的时候还非得玩国服不可。王杰希你行不行啊,就有这么喜欢我?空无一人的竞技场传来他前前任队副的声音。王杰希坐在训练室,我操了吧,他想。此时夕阳如血,世界沉默如鸡。

方士谦。他叫了一声。这个名字裹挟上京片子,中间字带一个吞音,末尾字带一个儿化卷舌,越喊越咂摸出亲密来。

干嘛。对方应道。

王杰希语气诚恳:请问您这种狗人,最早为什么玩奶。

方士谦扭着手指,说:当时荣耀刚开服,年轻人不行啊,不沉稳,大家都玩一些dps,我想让大家求我奶他们

王杰希:哦

他打车退出了房间。



他下线关机之后往脸上放了一个黑框眼镜儿,下班买菜,途中被粉丝认出,女孩惊声尖叫,他在本子上签了一个王字,连笔写得像五。然后食指在嘴唇中间一竖,嘘,嘘的时候小拇指上还勾着一捆绿色大葱。最后他提着大包小包回家,没掏钥匙,敲了隔壁的门,方士谦(澳大利亚西餐专业学成归来,当代安东尼陪你度过漫长岁月)给他开门,接过东西,看了一眼他手上红痕,絮絮叨叨:你一个现役的提这么重东西,手不想要了?王杰希不吭声,坐到他沙发上玩手机。

这台词是第七赛季他跟方士谦说过的,当时后者从俱乐部宿舍后门的卡车摊子买了两个巨大的西瓜,见到他,快乐地举起来:棚里刚摘的,四块九毛九一斤!

如今不得了,风水轮流转。方士谦又补充说:你少玩手机,一会儿眼睛都看坏了。

他袖子一卷,开始了安东尼本尼的表演:葱姜蒜切末,热油爆香,这个要焯水去腥,那个要调粉勾芡,切菜切得空中抛物线状飞舞,一道菜行到中途颠一颠锅,锅里哗哗起火。摆盘的时候他顺手煮一个汤,简单雕了萝卜花,雕得不大熟练,酷炫程度打了小折。

王杰希观赏一会儿,质疑:你这几年学的真是西餐吗?得到一双巨硕的白眼。

方老师一边做一边心想,试问如果老子还在,联盟最苏的男人票选还有其他人什么事呢!想着又转头去看候选人之一王杰希,后者对热烘烘的厨房毫无兴趣,瘫在沙发上玩手机,在沙发扶手上搁着条腿,露出一抹白肚皮。从厨房的角度看,屏幕上大概是猫咪后院之类的玩意,神情比较委顿。怎么看也跟苏搭不上一根毛的边。

他非得找点事,招招手喊:王杰希,过来帮忙。

按说这职业选手,切菜是一大忌讳,其中又以洋葱为甚。王杰希走过来,偏偏挑了洋葱,方士谦起完一锅干烧南瓜,回头就见这位在砧板上切得哗哗流泪,赶忙一肘子把他挤开,夺过了菜刀:算了算了傻逼,你就端个菜上桌吧。他转眼也切得哗哗流泪,但是身残志坚,还能唱小曲。

“如果你愿意~~1层1层剥开我的心,你会发现,你会讶异,你是我最压抑深处的秘密~~~”

方士谦这个人,属于有调但是谜之唱得一般的人群。唱歌技术跟他的脸不大相称,但是如果太相称,他也许就去参加快乐男声而不是打职业电竞了。

终于所有菜上桌,他发现王杰希手上玩的不是猫咪后院,是qq空间游戏,萌犬便便便,这个游戏的核心就是一些狗疯狂拉屎,玩家不断用奇丑无比的狗合成一些更丑的狗。哎方士谦,这个真像你,王杰希指着一个地狱犬说。方士谦气得要把滚烫的藕盒糊他脸上。



柏清最近表现越来越好了,王杰希夹起一缕茄子说,上回拿十字架爆敲对方战法的头,好家伙,我满眼都是二十年前的你。

那就好,方士谦说。

王杰希开始徐徐回忆:你当时走得急,一年过渡完全不够,第八第九赛季柏清还是没完全缓过来,我一直怕他丧失信心,好在孩子像你,脸皮厚,好养活。

呸,方士谦说,过渡不够我有什么办法,我当时什么状态你清楚,能拿冠军那纯属回光返照。

当时确实是有点这个意思,第七赛季决赛之后他去找张佳乐喝酒,高举双手:我要退役了,随便喝!张佳乐拿着玻璃瓶碰碰他的:我也是,喝他妈的!他俩一个早有计划,每天给徒弟脑袋上浇水,一个是临时崩溃决定的,二人一拍即合,当场喝得四脚朝天,最后绞尽脑汁地思考人生,哎呀,方士谦一拍脑门,联盟里除了老林还有二期吗,有吗,好像没了?张佳乐闷不吭声,趴在酒瓶里睡着了。治疗之神掏出手机划到一个号码,粉红圆圈字体:亲亲小队长(还是他对王杰希心存怨怼的时候林杰建议他设置的备注,心理暗示,促进友好关系,林杰说),他深感自己舌头捋不直,喊服务生帮忙打电话。王杰希接了电话,服务生说:您好,请问是这位先生的爱人吗?王杰希说不是,换了衣服从酒店房间出来,把他俩弄回去,苦不堪言。


四年过去,方士谦用筷子不停拨拉碗里东西,问:你呢,什么时候撂挑子跑路啊?

他前队长盛了一碗冬瓜莲子汤:明年吧,英杰养得差不多了。(口气像评价一盆优秀多肉)

然后有什么打算?

王杰希说:在你这蹭饭。

他对微草的付出一直心甘情愿。林杰的牺牲,方士谦的透支,他一个不落地一肩继承下来,其他人围绕着他,然后这就是微草了。但微草还要变成彻底没有王杰希的样子,他退役后必须婉拒所有留队任职的邀请,否则藕断丝连,微草不能成为新的微草,就像一些酥炸藕盒,不能变成糖醋藕丁。

行吧,你买菜我做!方士谦心中兴高采烈,但是面色看起来只是勉强答应。


王杰希有不为人知的一面,他喜欢清凉度高的滴眼液,而且有点上瘾,每个月都会花十二块钱买Kindle Unlimited,但是从来不用,同时看很多本书,每本的进度都是10%左右。家里养了个猫,像狗,爱好追赶邻居家的小鸡仔。懒得起名字,所以只叫单字一个猫,家里装了摄像头,中午休息的时候习惯通过摄像头和猫进行一些喵言喵语的沟通,有没有好好吃饭呀?猫回复道:喵喵喵。王杰希就也说:喵喵喵。前天中午他在宿舍进行这项活动,门没关好,让许斌听见了,队长威严轰然毁于一旦。

我当场就要晕倒。王杰希说。

方士谦笑死了:小许会不会往出说啊!

王杰希摇摇头:应该不会,许斌比你靠谱一百倍吧。

方士谦低头给邓复升发短信:老邓,老王说许斌比咱俩都好一千倍。

你是戏精吗,有老邓什么事?王杰希劈手夺过他手机。

他俩打成一团,边打边吃,转眼就到了晚上九点。古语有言,做饭的人不洗碗,王杰希乖乖收拾碗筷去厨房,笨手笨脚戴橡胶手套。方士谦也不拦着他,就在旁边唧唧歪歪:不要以为一些碗里没什么油就不需要用洗洁精啊!王杰希问,你怎么不买洗碗机啊。方老师说你懂什么,洗碗机根本不行,洗不干净。王杰希边跟他对骂边洗完了碗,最后脱了手套,看一眼墙上奶牛挂钟,九点半,他捋捋衣服走出去:哎呀,挺晚了,我该走了。

不行,你别走。方士谦拽住他的手腕,厨房的推拉门横亘在他们之间,他突然中气十足地喊:王杰希你不许走!



Fin.

评论(41)

热度(1324)